初学者电台S2E2 牛年初浴,去沈阳洗心革面

Published: Feb 24 2021

在上一期节目中分享过俱乐部极乐体验之后,第二期的abecedarian初学者电台我们来聊聊:洗浴

作为一个东北小孩,童年与家人或朋友结伴去澡堂洗澡,是集体主义时代留给我的最后记忆,没有隔断的开敞淋浴间也是我最初接受性别教育的地方。澡堂也是一种社区联结方式,在城市更新中逐渐消失的老澡堂,像是人与人之间消失的坦诚,以及那股子人情味。

关于洗浴最妙的比喻,大概就是《千与千寻》中,身躯庞大的河神满身污秽地走进浴汤,最后一身轻松从门口飞身而出。当时肤浅没想到环保这一层隐喻,只是单纯地觉得日本的钱汤令人神往。

公共浴室作为社交场合的传统可以追溯到希腊/罗马时期,那时候的公共浴室和公共厕所,都是人们社交、交换信息的地方。这件事细想其实挺有意思的:如厕,听起来都是特别私密/个人的时刻,然而“社交”显然是一个公共/群体行为,公厕,是将私人行为放到了公共场所进行,实际上,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“享受”其中。如果说在过去,受到生活条件限制,人们去公共浴室洗澡还有一定的必需性,那么在今天,还喜欢去公共浴室洗澡的人,都是出于什么理由?

如果你对于”东北”、“洗浴” 这两个词的印象还停留在“东北人进澡堂,大金链子下水就浮起来”的阶段,那么推荐你有感情阅读廖信忠这篇《南方人想像不到,東北洗浴已經完成超进化》,文章中廖作对沈阳洗浴给予盛誉,认可了沈阳人民在沐浴仪式中大胆求新求变,在审美上勇攀高峰,其创造力和想象力无不令人赞叹。再次巩固了沈阳作为中国三大中心的战略地位。

主播本人在阅读了这篇文章后,按图索骥前往文中介绍的几间公共浴室,而后便如成年之后与青梅竹马重逢般爱上了自己的故乡。趁着牛年新春佳节之际,我邀请了我心中的三位沈阳文艺代表人物:班宇、宋元元和潘赫,一起聊聊与洗浴有关的记忆以及我们心中理解的洗浴文化,希望听完这一期节目,你可以尝试为自己安排这样一趟北方寻浴之旅,全方位的认识沈阳这座城市。

本期嘉宾

班宇 | 小说作者

宋元元 | 艺术家

潘赫 | 沈阳无条件地陪

本期梗概

[5:52] 班宇:“三四岁时的性别意识很强烈,我会很羞耻进入女浴室。”

[7:04] 宋元元:“不用花钱,但非常不舒服。” ——沈阳工厂里公共浴室的集体记忆

[8:43] 洗澡是日常劳作与休息之间的切换仪式

[12:40] 90年代末,公共澡堂从国营单位走向大众消费场所

[15:14] 班宇:“浴池是一套粗暴的语法,进去了都得脱,一切的社交和谈论是在坦诚相见的基础之上。”

[15:38] 宋元元:“洗浴中心在一定程度上承担着娱乐、社交、甚至快捷酒店的功能。”

[22:40] 电影《洗澡》里的自动洗澡机器以及某宝中出售的自动蒸洗机

[26:49] 在赵本山小品《中奖了》里体验东北洗浴过程

[33:12] 古罗马时期将图书馆、散步道、健身房和商店置入进洗浴中心

[36:35] 班宇:“人的社会标签会在浴室里被去除掉。”

[40:02] 沐浴过程中“搓澡”的南北派之分

[43:40] 影视中和搓澡相关的描写

[46:15] 潘赫:“我的小学现在变成了一个洗浴中心堆煤的地方” ——城市化进程下旧记忆的消逝

[52:58] 沈阳洗浴景观化的两面性

[54:58] 潘赫:“城市人口老龄化,而洗浴中心则是面向全年龄段的人”

[58:30] 向洗浴零经验的人推荐东北洗浴中心的理由

🎵

本期音乐

摘要 电影《钢的琴》片段

2013辽宁卫视春节联欢晚会小品《中奖了》

开场 SHY48《沈阳》

中场 万能青年旅店 -大石碎胸口

片尾 Lube - Skoro Dembel

插曲 电影《白日焰火》片段

2013辽宁卫视春节联欢晚会小品《中奖了》

电影《沐浴之王》—大国重器之搓澡巾的前世今生特辑

🎤

主持人

赵梦莎、周玥

🎧

后期

周玥、小阳蛋子、赵梦莎

✍️

编辑

赵梦莎、小阳蛋子